拍卖史上千万级的红木家具有哪些?
   录入时间:2019/5/15    点击次数:262次

       国内古典家具收藏的第一个阶段始于上世纪初至60年代文化革命,参与者主要是文人雅士,代表人物为德国人艾克、杨耀、王世襄、朱翼庵、朱家溍父子等,还有以黄胄为代表的少数画家、艺术家。当时,特别是解放后,一般的黄花梨椅凳几元一件,大四件顶箱柜贵些,约三百元一对,相当于当时一级教授的月薪。但当时国内认知者屈指可数,对藏家而言是可以精挑细选,精益求精的黄金时代。而且以上这些藏家都有极高的文化修养,因此选择收藏的大多是精品极品。这些前辈们的收藏目的完全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和保护,现在藏品大都进了博物馆,他们是中国收藏界永远的楷模典范。

 

      第二阶段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国内开放古玩市场,少数新一代先知者逐步进入这个市场。80年代中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出版,明式家具在被社会认识的同时也成为海内外古玩商逐利的目标。由于有港商参与,单件家具价格快速进入千元甚至万元阶段,并将国内民间残存的明式家具来了一次吸尘机式大清理。对于财力明显不及的国内藏家来说,这是一段艰苦溷战的过程。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浩劫后的国内黄花梨紫檀家具收藏进入长达十几年的真空期,古玩商感叹无物可收可卖,拍卖公司找不到高档拍品。红木、杂木家具逐步进入藏界的视野,有实力的藏家开始走出国门到欧美寻宝。

 

      第三阶段是从本世纪初开始的海外回流的阶段,一开始是一两件出现在拍卖会上对国内市场进行试探。这一阶段的特点是精品纷呈,价格屡创新高,国内的古典家具收藏终于跟上了书画、瓷器的步伐,每件都被当作艺术珍品那样热捧,收藏的队伍也越来越扩展。古典家具市场过去30多年一直稳步上升,家具价格与动辄上亿的书画、瓷器相比依然存在一个数量级的差距,从趋势看家具收藏仍有极大的潜力。


     整理了些拍卖史上千万级的红木家具供大家欣赏(文章内数据来自雅昌艺术网)。

 
1、清中期 紫檀浮雕和黑漆描金山水人物、花鸟图罗汉床及紫檀无束腰炕桌

成交价:RMB 11,500,000

此罗汉床的所有框架都采用竹节雕法,四足亦然。屏风围子的内面及正面牙板均浮雕人物故事图,一幅幅山水景象如同画卷般展开。背围子的背面则采用黑漆描金技法绘花鸟图,而两侧围子

又用黑漆描金技法绘精细的山水人物故事。入目所及,装饰华美,富于变化,注重形式,推崇装饰性,充分体现了清式家具的特点。

 


2、清乾隆 御制紫檀楠木仙鹤灵芝云纹炕柜 (一对)

成交价:RMB 13,800,000

独特的紫檀框架,柜门为楠木制,门板上纹饰为仙鹤飞翔于卷云之中,打开门后可见两层架子和中间一层两个抽屉。柜下部刻有惊涛拍石及蝙蝠纹,最下狭长券口刻有蝙蝠和如意纹。柜上金属片为原配并镀金花朵纹饰。吊牌、面页、合页等铜构件保存完好,整个家具的边抹上不起任何线脚,是一件十分典型的雅致素净的宫廷家具。

 

3、清乾隆/嘉庆 御制紫檀雕兽面龙纹条桌 (一对)

成交价:RMB 30,056,400

紫檀木制,案面攒框装数板,边缘浮雕回纹。面下高束腰,腰间浮雕云蝠纹,下承莲瓣纹一周。牙条正中垂洼堂肚,雕如意云纹组成兽面。角牙镂雕夔龙纹。直腿方马蹄足,饰回纹。本对桌用料讲究,制作费用不菲,为有著录的同类紫檀雕龙纹长条桌中最大型,亦是罕见的存世成对例子。

 

4、明 黄花梨蝙蝠福庆纹扶手椅

成交价:RMB 23,000,000

扶手椅黄花梨木制,又称南官帽椅。此件蝙蝠福庆纹扶手椅,两椅一几。靠背板上雕蝠磬纹,寓“福庆”之意。狸斑鬼面,黄褐分明,花纹如行云流水。卷书式搭脑,靠背板攒框镶心,正中雕蝙蝠和如意,寓意添福添寿。左右扶手造型弯曲,座面独板制成,弯腿,内翻马蹄,下承托泥。经数百年时光浸润,岁月打磨,包浆温润如玉,有琥珀质光泽。

 


5、清乾隆 紫檀雕西番莲大平头案

成交价:RMB 31,360,000

此案用材厚重,颇具气势,是已知几件传世的宽逾250厘米的明清紫檀大案之一。用料可谓奢华,插肩榫大案的长牙有两种做法:三截木料分三段联接,或由一根长料做成。因两种做法从外表看完全相同,为省料,一般常用三段联接的方式,因紫檀大料就非常罕见。
紫檀是世界上最名贵的木材之一,自古有紫檀无大料,“十檀九空”之说,而此案两根大边和长牙都选自无拼无补无疤无疥的质地上乘的巨材,其珍其罕令人瞋目,且此案能完美保存至今,可谓天偌美器!

 

6、明末清初 黄花梨独板大翘头案

成交价:RMB 32,200,000

此案长达十英尺(三米),是所知最大型的,未经裁切的独板案面的条案之一。长案的案面常遭切割,因此能以原状原尺寸幸存者屈指可数。除了微小的修补外,此案实属原装原配,它亦是早期家俱制作中,奢华地使用珍贵的黄花梨大料的范例。

 

7、清乾隆 紫檀透雕巴洛克风格宝座

成交价:RMB 40,250,000

此宝座通体取紫檀大料雕制,材料质地硕大缜密,纹理纤细浮动,变化无穷,色调深沉,尤显贵重,大气雍容,非同一般。清代乾隆时期中西方艺术有了一定程度的交流,巴洛克与中国古典艺术发生了交融,本品即为此类的代表作品。纹饰华贵大方,灵动洒脱,不拘一格,雕琢精细流畅,为清代宫廷紫檀宝座之时代精神之体现,极具皇家气派。

 

8、明 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

成交价:RMB 43,120,000

此黄花梨六柱式架子床选料精良,用材厚重,仔细观察其纹理可见是出自同一棵树木,古时有“一木一器”之说,然能用如此巨料制器,已非物力能求,此床之用料可谓千年一遇。
明式黄花梨家具发展到巅峰时期,设计者和工匠的艺术修养已相当成熟,对木材的理解和加工手法已出神入化。由此可以断定,这张黄花梨架子床应出现在黄花梨家具最鼎盛的年代,是有相当的社会地位和财富的权贵阶层使用,这一点毋庸置疑。

 

9、清乾隆 紫檀龙纹御案

成交价:RMB 55,200,000

此御案造型雄浑,体型硕大且用材厚重。最为惹眼之处在于除案面外密不露地的云龙纹饰,构图饱满,雕饰繁琐,打磨精细,不觉刀痕。遍布束腰、牙板、腿足的云纹层叠布局、盘涡深旋,衬托着龙的曲线及律动,刻画出五爪金龙辗转腾挪、上天入地之意象。此御案有“江山永固”、“青云直上”和“教子向上”等多种寓意,充分体现出它皇家御用重器的身份。
紫檀木大料难得,偶尔得之,视同珠璧。为了在工艺上为达极致的繁复精美,此御案用料奢侈,不惜工本,采用透雕,多层浮雕,千工万琢制成一桌,非皇家物力不能为此,是不可多得清代宫廷紫檀家具重器。

 


10、清乾隆 紫檀雕西番莲“庆寿”纹宝座

成交价:RMB 57,500,000

宝座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为皇家成员御用。此外,宝座是宫殿正厅的核心陈设,占有最显着的地位。
带有典型欧洲巴洛克装饰风格的清代紫檀西番莲纹宝座,以欧洲经典的“西番莲”纹为主要雕饰纹样,布于宝座靠背板的正面及两侧扶手双面,西番莲枝叶卷曲饱满、富丽婉约;靠背板背面雕以福庆纹、宝珠纹,纹样工整传统,与西番莲纹风格迥异,却和谐相溶,使得宝座格外新颖别致。此西番莲纹宝座,通体紫檀大料制成,四面有工,金星满布,如云似锦。铲地浮雕西番莲,灵动自然,设计图案明显出自如郎世宁等宫廷艺术家之手,和圆明园内的西洋建筑风格相同,是乾隆皇帝热衷于西洋艺术的又一佐证。宝座线条流畅,动静对比恰到好处。矮束腰,方形回纹腿足直落于托泥之上,造型庄重,既有中国传统家具的间架结构,沉稳大气,又显露欧洲风格的华丽多姿,是中西合璧的佳作。

 

11、明 黄花梨交椅

成交价:RMB 69,440,000

此件交椅由黄花梨制成,扶手四接,接处各以铁措银饰件加固,两端出头回转收尾。背板弯曲呈“S”形流水线,两侧带曲型窄角牙,背板上方雕塔剎纹,背板下部起亮脚。
木材相接及腿足交处皆有铁包并簪花嵌银丝,并以铆钉加固,铁片之上或簪刻云纹,或簪刻花卉,细节处纹饰亦制作精美。

 

12、清乾隆 御制紫檀雕云龙纹宝座

成交价:RMB 71,680,000

紫檀雕云龙纹宝座,通体以紫檀木制成。面下有束腰,拱肩,鼓腿彭牙,内翻马蹄,带托泥。七屏风式座围,背板、扶手的板心及面下四腿、牙条均以浮雕手法雕刻云龙纹,作工精细。宝座背板后面髹饰漆心,以描金彩绘手法绘云龙纹。配长方脚踏,须弥座式,踏面光素,侧面束腰浮雕覆莲莲瓣纹外,满雕双龙戏珠纹,与宝座珠联璧合。宝座和脚踏采用清代中期苏式风格家具典型的髹漆工艺,皆底髹黑素漆里,历经岁月沧桑,包浆厚润,现蛇腹断纹,蜿蜒开裂,意趣盎然,亦进一步表明宝座与脚踏确为原配。散佚民间的宝座大多与脚踏失群而不成套,是件能完璧保存至今,殊为难得。此座刀法精密,圆润浑厚,不露刀锋,龙纹栩栩如生,云纹舒卷生动,堪称精巧华丽的清代家具典范,是为凝聚帝王神思、巧匠妙艺之重宝。

 

13、清乾隆 御制紫檀木雕八宝云蝠纹“水波云龙”宝座

成交价:RMB 75,572,180
  
该宝座选用上乘珍贵紫檀木精心雕琢而成,纹理细致紧密,光泽深邃古朴,“水波云龙”图纹庄严伟岸,游龙栩栩如生,工艺精湛,气势磅礡。龙椅的正背面共雕有五条“水波云龙”图纹,

由于木材厚实,采用了难度很高的高浮雕技法,使纹饰玲珑浮凸,立体感十足。难度极大的高浮雕技法刻画,当出自清宫造办处的能工巧匠之手。


14、清乾隆 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

成交价:RMB 93,150,000


该对气势恢宏的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为标准顶箱立柜式大方角四件柜,精选紫檀大料制成,柜顶和后柜板披灰。造型四平八稳,比例匀称,柜子和顶箱用料相当,框架用格肩榫卯相接。正面平整,侧山落膛起鼓做,设闩杆和柜膛。门板和侧山板均开槽装横带,防止开裂变形。立柜中部装架笼,设抽屉二只。足间装牙板,足端穿铜靴。此柜的铜面页和吊牌相当讲究,造型典雅,錾刻图案精美,既富装饰效果,又与紫檀柜体色泽反差强烈,能冲淡大型家具给人的沉闷感。

该柜用料极为奢华。举例从柜门用材所看,所有的大料都是居中,两侧用小材拼接,这种设计和做工在柜类里面极为难得。比较同类紫檀大柜,其顶箱门心有一块用料达到宽度达到罕见的34.6厘米,这是其它柜子绝无仅有的。选料精到令人叹服,除去背板和内部搁板等小部件外,其余全部选用上等紫檀。北京老鲁班馆工匠因金星紫檀充满肉眼可见的金星绞丝奉为上品,这组大柜的紫檀木料选材上好的金星小叶紫檀大料,大面积出现由非常细小的水波纹交叉产生的豆瓣纹理,非常稀有,在当今极难看到。清代推崇色泽深、质地密、纹理细的贵重硬木,其中以紫檀为首选,当时许多黄花梨家具都被染成深色,以图古色古香。同时上层对厚重富丽艺术风格偏好的实现,客观上要依赖紫檀极好的加工性能。因而清代康雍乾三朝宫廷家具中,紫檀制品占有极大比重,特别是到了清中期,选材非常讲究,往往要求清一色,无疖无疤,无标皮,色泽均匀,有的家具甚至要求为同一根木料制成。如此用料,还有更深刻的体现皇家正统意识和地位的政治原因。

 

15、清康熙 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成对

成交价:RMB 98,900,000

顶箱柜成对,北方人习称大四件柜,亦名顶竖柜,在下者为竖柜,上者为顶箱。
黄花梨制成,选料甚精,纹、色基本一致,久在北方,色如蒸栗,质如琥珀,温润可人。宽为高之半,两柜并列为正方形,厚为宽之半,颇具法度。外框平素。柜门为在厚板上深浮雕图案装饰,饰太湖石、牡丹、鸾凤纹,点缀有兰草、菊花。上方飞舞,五根长尾羽者为凤;立于石上,气宇轩扬,昂首欲鸣,一根长尾羽者为鸾。鸾凤互相召唤,嬉戏穿梭于牡丹花下,是传统的「凤穿牡丹」图案。顶箱图案布局与底柜类似,细节又有变化,鸾和凤盘旋飞舞状,回首相顾。
整个看来,黄花梨材质花梨妍美,柜体偌大的尺度形成一个大型的舞台,其上湖石生矣,牡丹发矣,鸾凤穿行、飞翔其中,似乎能闻青鸾鸣叫召唤,能闻飞凤羽翼摆动,恍然是一人间美景。
大四件柜各有10只鸾凤,合计20只,概有「十全十美」之寓意。在明清时期,凤为皇帝后宫女眷的象征,龙凤图案是民间禁用的图案,此柜显然是皇亲贵胄家物。

 

 

打印 ||  返回上一页